没钱买马醉木,我干脆插了一把卫矛感受春天----2020春日插瓶日志

一早刷豆瓣,看到开页广告的豆瓣笔记本一抹新绿可人,本本上一枝新绿玉枝横陈在那里,同本本的颜色相映成趣,一时间心中不免涌起“这题我会”的快意,立马表示,本子上的植物是卫矛吧?如此条件反射,除了因为卫矛这货现下是北京街道绿植界的杠把子之外,自家桌上便插了一大瓶更是原因所在。

为什么插这个,结论很现实,当然是因为穷了。没钱买马醉木,只好插瓶卫矛绿绿眼睛。

如果说到热门的插瓶绿植,那么马醉木必须拥有姓名。

在文艺青年桌上的常见绿植,以及各种INS风生活美学照片中,日本进口的马醉木算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存在。

如此风行的背后,主要靠的还是人家颜值是真的能打。插在瓶中有种在房间中观赏一棵树的既视感。

虽然曲曲折折的树枝让人想起病梅馆记中的描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但这货自带一种疏密有致的美学效果,疏疏密密的树枝令人观之心旷神怡。

更别说,身为叶材,它可以在水中泡上一个多月之久,还可以做到出新叶长新芽。配上那些家居博主们自带滤镜,打光效果的照片,着实让无数文艺女青年净折腰,满眼写着想要想要。

作为一个野生外围植物爱好者,买一根马醉木来插瓶也一直是我的愿望之一,在有钱后任性买买买的清单上必须拥有一席之地。

我有一个梦想,那天得到一笔大(飞)额(来)稿(横)费(财),我一定要买瓶矿泉水尝尝,不对,是买枝马醉木来插插,以此奖励自己,想来坐在这样的树枝下面写起稿子来,应该也是很惬意的吧。

不过,身为一名唯物主义者,我当然晓得写稿子这件事不会因为你在屋子里点了什么香或者插了什么花,就变得不痛苦不艰难了,但是有这些外在美好的东西在必定能使人感觉更好一点的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