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乱港”分子都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

原标题:为啥“乱港”分子都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

如果不主动找主子,当奴才,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然而,当今之世,其实也没人敢真心诚意地收他们。

为啥“乱港”分子都是奴才相?

譬如香港高登讨论区有两个所谓的“记者”,大老远跑到法国去看黄马甲“西洋镜”,挨了法国警察的炸,却还一个劲儿地称法国警察很温柔;再譬如略微说了下自己内心想法的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竟然秒怂。

海叔要说,没有人天生想做奴才,除非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这些“乱港”分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无非是走在了叛国的歧路上。如果不主动找主子,当奴才,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然而,当今之世,其实也没人敢真心诚意地收他们。

香港高登讨论区有爆料称,两“记者”被法国警察投掷的“突围弹”炸伤手脚

香港高登讨论区有爆料称,两“记者”被法国警察投掷的“突围弹”炸伤手脚

01

法国“黄背心”们搞事搞了一年多,警察自然越来越有经验。12月5日,因不满法国政府的退休金改革,法国不少人走上街头。这时候,不知从哪儿冒出6个香港来的所谓“记者”。6日晨,“高登讨论区”在脸书(Facebook)账号发帖,称其中4个“记者”在法国采访期间受伤,主要是被警方的“突围弹”伤及手脚,1人中胡椒喷雾后被警员踢伤,另有1人逃离时脚部扭伤。

滑天下之大稽的是——当网友在讨论伤情的时候,挨炸的“记者”却称:“法国警察处理(示威)手法比港警温和好多。”

高登讨论区是香港暴徒和“乱港”分子出没的网络空间。即便如此,在高登“记者”挨炸后,也确实有网民在此留言,表示对法国警察的不满。可既然挨炸的都在严重表扬法国警察的温和,都不认为自己被炸疼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一些网民鸟兽散,还有一些网民则反过来开始讥讽这几个挨炸的胚子。

高登讨论区6日上传的所谓“记者”伤情及取出的“突围弹”碎片照片

高登讨论区6日上传的所谓“记者”伤情及取出的“突围弹”碎片照片

02

类似高登讨论区所谓“记者”的行为,在“乱港”分子里并不鲜见。譬如12月10日在脸书发文,向台湾当局道歉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又是一例。方仲贤此前和几个“乱港”分子一起跑到台湾,要求台湾当局通过修改所谓的“难民法”,让港人可以以难民的名义去台湾地区寻求“政治庇护”。然而,台湾当局口惠而实不至,并不搭理他们的这一要求。这也导致双方出现矛盾。方仲贤称,民进党当局是在吃香港的“人血馒头”。海叔在10日的文章《呵呵,“乱港”分子和台湾民进党当局这么快掐上了!》一文中,已经详述。

秒怂的方仲贤迅疾在脸书向台湾当局道歉  图 | 港媒

秒怂的方仲贤迅疾在脸书向台湾当局道歉。图|港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