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文苑|徐善义:喜见田野白鹭飞

喜见田野白鹭飞

徐善义

秋收时节,老家田野一片繁忙,处处风景无限。秋收秋种,收获的是喜悦,播下的是希望。

居身老家田野,享受着秋的温馨。原野空旷,庄稼归仓。昔日满目的夏绿,初秋的苍黄,而今已是寂廖的如水沉静,原野一片苍茫。秋种的忙碌,似乎告一段落。农家人的那份恬适,似乎也是有了一丝的方向。流连原野,雾霭蒙蒙,轻柔如纱。路边的野菊花,肆意地绽放着风采。在秋风的吹拂下,频频点头。俯身低嗅,野香扑鼻。云淡风轻的季节,心绪静谧。我归心于这片沉静的土地,爱得深沉,如艾青所言吧。在一片荒地间,忽而一群白色的精灵从天而降,低飞落地,光顾了这片田地,我愕然了!

但见这片田地,秋草绿黄,秋虫偶鸣。多日的干旱,显得枯燥无比。草丛下,遗存的谷粒草种,还有那些不知名的昆虫,都是这些白色精灵的美食。远观这些精灵,我惊叹不已。它们来自何方?浑身洁白素雅,沉稳的身姿,方显绅士风采。站立时不动声色,啄食的闲适,也是那么优雅。尖尖的喙,依稀可见。虽是远观,倒也清晰。这不是白鹭吗?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的确就是那如诗如画般的白鹭!

“一只,两只,三只……”,我激动地数着。

它们悠闲地踱步在草丛中,徜徉在这原野的秋色里。秋阳煦暖,风儿清爽,拂身而过,如夏时的爽心。这群白鹭也是饱尝了这份安暖与温馨,深嗅秋草香,静听秋虫鸣,何等的惬意呀!我远观它们,那全身的雪白蓑毛,流线型的结构是那么的匀称,身段大小,色素的配合,都是那么适宜。而此时的它们,在这乡野里的优雅,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了。一只偶飞,低低的身姿,身影如梭,清澄的形象更赋予了它生命的精致之美。我无法用语言来描绘它,只是被这眼前的景象怔住了。

我不再相信所谓的神话,而是一切皆有可能。但在这乡村野地里,能看到如此景致,真的是不可思议。我远观着,极力的想靠近他们,但又生怕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举动会惊扰这些精灵在野地里的“肆虐”。他们悠哉踱步,静立啄食,完全沉浸在这宜人的秋色里。乡野村居,白鹭低飞,净澄的是心境,展现的是一幅精美的画面。此刻我脑补了曾经的“穷山恶水”的感叹,而今的“绿水青山”的唯美和谐,又是怎样的叫人感慨!白鹭的到来,那片留白已不在,留下的是永恒的画面和无限的感动,醉了心怀。

邂逅是美丽的,给人太多的期许,田野草黄,深秋寂寂。白鹭的“惊扰”,更是带来了原野的些许“涟漪”,但很快又是归于平静。观于此,思于此,天地之造化,皆于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