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中英作家对谈:如何用生活的原料烹调“文学大餐”

“ ‘战时’是说,战争不是一天产生,也不是一天结束的,战争是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生活从未停止。就像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即便战争来临后,人们还是要谈恋爱、看报纸、坐公交车,还是要想如何立身处世,如何获取利益。”王占黑说,“战争底下仍有一个基本的轨道在运行,只是一些细小的变化进入这个轨道,使得人的精神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和到不得已的时候他的生活上发生变化,比如买不起东西或者没有办法和远方亲戚取得联系。”

路内向现场读者讲述了古今中外战争叙事在文学地位上的变化。他总结,所有战争叙事可以大体分为两类:宣扬战争英雄、讲述平民苦难。前者在欧洲冷兵器时代的文学中极为盛行,后现代主义思潮出现后又逐渐退去,战争英雄叙事经历了从“备受读者追捧”到“离开文学舞台”的变化。

“我们古代汉语文学中有刺客英雄、侠客英雄,但缺乏真正的战争英雄。中国进入现代以后逐渐生长出了一些对英雄主义的向往,实际是五四运动以后受到了欧洲文化影响的结果。“

琐碎日常可能更击穿人心

王占黑的作品《空响炮》和《街道江湖》,描绘了一个由小城市平民阶层所形成的熟人社会。故事中的主人公是一群活跃于街角巷口的市井人物,他们的生活看似平淡无奇却有着各自的“惊涛骇浪”,在每天调侃、斗嘴的过程中展示出普通人真诚又可贵的精神风貌。

王占黑介绍,她的创作与日常生活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在最初,由于对周围的生活环境和人群抱有极大的兴趣,她开始尝试写作。最初的书写从有趣的生活细节入手,比如人穿什么衣服、阳台上晾什么或是炒什么菜,然后逐渐向深处展开,构思一代人在历史沉浮中的种种经历,以及生活中的精神状态。

“我更希望聚焦于一些小人物,通过严谨的研究和丰富的调查,将这些小人物准确地再现出来。”西蒙·富迪的写作诉求与王占黑类似,他从事出版工作已有四十余年,担任过从编辑到出版总监等各种职位,专攻军事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