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写《西游记》之时,对异乡情调的取材大多来自这个北方城市

吴承恩写《西游记》之时,对异乡情调的取材大多来自这个北方城市

“村旗夸酒连花白,津鼓开帆杨柳青,壮岁惊心频客路,故乡回首几长亭。春深水暖嘉鱼味,海近风多健鹤翎,谁向高楼横玉笛,落梅愁觉醉中听。”

是谁这么青睐天津,把天津比喻成自己的江南几多长亭的鱼米家乡?他不是别人,正是著名神话小说《西游记》的作者、江苏淮安名士吴承恩。

原来,据史书记载,吴承恩在编写《西游记》前后,曾多次到东海老龙王管辖地天津渤海之滨游览考查过。如果翻开《西游记》细读,你会发现,书中关于东海、东土地方的描写,都有天津的影子。

当时,在江苏浙江抗击日本倭寇的戚继光,奉调到天津。彼时,屡试不第的吴承恩宦海之梦已灭,追随戚继光的踪迹也到了天,并游历了天津蓟县盘山。盘山的风景迷住了他,对他创作产生了至深的影响,尤其在他看到盘山一处处自然景观后,孙悟空随唐僧取经前的章回便构思而成。

后来书中许多景地的描写,在天津都可以找到。不信的话,请看盘山嶕哓峰的风景。

峰在挂月峰之东,峭壁如削,鬼斧神工,松荫翳天,深邃若藏为盘山之奇绝处。峰颠烟云卷舒中,一石突出,方广数丈,四无依傍,如悬于空,名悬空石;石下两壁峭险异常,如斧凿开,上刻“天门开”三大字。字径五尺有奇。开处有险径,石齿仅可容趾,下有白猿洞名胜。西望峭壁千仞,有险径“八步险”。嶕烧峰之东依山面涧,有上方寺。石题“云根”。唐太和二年,道宗大师结茅于此。寺东南隅,相传宝积禅师隐静处。近寺道旁大石叠积,巨石刻“大方广”盘山石景,莫过于此。悬空石以上,有悬石亭(明将总兵成继光建,现仅存遗址)。

当然,吴承恩并没有亲自到过西天(天竺国),他对唐僧西去的路途的描写,基本上取材于两处。一处是宋朝的一部描写唐僧取经的《宋高僧传》史书;另一处则是从天津地方风景人情取材后,加以渲染。

吴承恩从《宋高僧传》卷三《唐上都章敬本悟空传》中看到“释悟空,京兆云阳人,姓车氏,后魏拓跋之远奇”。因其中还有悟空随行出使西域的陀罗国等情节,而且回来后,从三藏落发受戒。之后,悟空从北路行至睹货罗国、龟等地,途遇怪异,取佛经回京师等主要情节。他便依据这些记载加以附会。加上,生在明朝中期韵吴承恩对悟空“京兆云阳人”有所领悟,便认为是天津地界之人,所以这又是他来天津的又一原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