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所谓的问题行为,也许恰恰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

有时候我们会担心,这种以毒攻毒的方式,会不会太猛了,担心孩子从不良行为中受到影响和浸染。很多时候也不得不承认确实会有这种情况,孩子可能受影响,变得更悲观、更消极,但究其根本原因,更应该引起关注的是错过了利用自保缓冲的最佳时机,帮助解决行为背后的深层心理需求。也就是说,我们可能没有关注和利用好这种自我保护机制给予的时间。良机一过,这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就可能变质,成为一种难以自拔的生存依赖,甚至在其中沉沦。

其实本能的自保行为,不光是在孩子的行为中表现明显,在我们很多人的普通行为中也很容易辨识。在很多过分、出格、怪异、尖锐、让人不舒服的行为中,往往都能看到自我保护。

一个人也许会通过与众不同的行为,让人侧目,来实现对脆弱自我的保护。

或者在有一些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消极行为中,可能恰恰存在着一种努力生存下去的积极性,一种和软弱的自我抗争的积极性,它只是无力以一种成熟、平和、有益的方式去争取。

而有些看起来不明智、不健康的状态本身,反而表现了一个抵抗的过程。尽管这种抵抗给人的感觉也许孱弱,缺乏上进心,甚至会让人产生此人在自暴自弃的误解。但它也许是在以有限的能力,抵抗难以招架的压力,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有些时候对这些行为急于指正、坚决纠正,也许会适得其反,成为致命的一击。

比如当一个人沉溺在酒精中,总是喜欢谈着不着边际的话题,避开关于生活的现实问题。也许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和他严肃的谈一谈,告诉他在酒精中逃避无济于事,让他知道他不着边际的谈话多么幼稚无用。不是义正言辞的把他从他的藏身之所拉出来,用理性的无情掀开他护身的假象。而是尊重和珍惜他的自保意图和自保措施,珍惜这之中蕴含的他挣扎生存的积极性,耐心的陪伴和帮助他在现实中重建真实的自我,允许他按照自己力量发展的水平,逐渐丢弃逃避生活的不良方式。

当一个人连自我保护的动力都消磨殆尽的时候,也许就真的没有好好生活的机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