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三说:揍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啊……

| 开挂的印度系列 / 周五更新 / 杨清筠(撰文)|

读者老爷们好久不见,筠蛋给读者老爷们敬礼了,大家一切尚好,别来无恙吧?

然而我们的主角印度大地却微恙不断,之前我们讲到过,正是因为大自然不厚道地在印度西北开了一条诡异的开伯尔山口,让山外的任何人民都有机会伸进头来窥探一二,窥探都窥探了,进来歇脚喝茶甚至当家作主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所以山里边的南亚次大陆就被世界各大民族接力式反复摩擦。上几回我们刚说完的种姓制度开了几挂之后,印度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很快又迎来了继雅利安人之后更为 " 至尊 " 的几批侵略者。

大约公元前 6 世纪前后,来自伊朗高原的山贼波斯人将罪恶的 jio 踏进印度的土地。这群人一听籍贯就知道不好惹,他们大概率是炮仗转世,天生为了燃爆而活。波斯的朋友本来是一群居无定所的游牧民族,靠着一身横炸天的腱子肉硬是打翻了西南亚到中亚广大的地区,越打越上瘾,向东扩张到印度的土地上的印度河流域,并不断在探索更远的世界,而向西则和希腊人整整干了半个世纪,造就了东西方战史上惊世骇俗的一笔,波斯几个国王居鲁士、冈比西、大流士、薛西斯 …… 这几个名字都是古代史上 " 穷兵黩武 " 的代号,把大脚趾够到南亚次大陆上的,正是他们当中最为强势的一位,大流士。

但是,波斯人有征服之勇却不意味着有守成之才,长达半世纪之久的征战让大流士之后的君王开始吃不消,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江河日下,最终在希腊战场上反被打服,事实证明蛮力还是输给了哲学。

印度的阿三哥本以为波斯这个地主老赖被揍跪了以后老实不少,他们也能迎来一段安稳日子。而殊不知历史和地理是那么样地残酷,开伯尔山口飕飕灌进来的冷风告诉阿三,强者蹂躏注定与印度大地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和永久续杯的羁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