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美女”甲天下:古代盛出美女之地,有你的家乡吗?

现代人谈论盛产美女之地,大抵以江南、川渝为最。至于网络上兴起的美女云集城市大比拼,也不外哈尔滨、成都、重庆、香港、大连、北京、上海、长沙、杭州、苏州、南京等知名度较高的城市。其实这些地方,也仅是人口数量众多,百里挑一,美女基数自然比较大,使人们在“蓦然回首”时,容易望见美人。其实,真正盛出美女之地,不仅是历史文化积累的结果,也有一个地域认同的变迁过程。

春秋战国之前,哪里盛产美女,可征的史料极为有限。据《史记•周本记》记载,西伯侯被纣王囚于羡里,“乃求有辛氏美女”献给纣王。此处所言“有辛氏”,其地据《括地志》所载,应在陕西大荔县一带。所以,彼时人们大概知道陕西一带有美女。

春秋战国以降至两宋,以“燕赵美女”最为著名。有关“燕赵美女”的记载,俯拾即是。如汉无名氏《古诗》里就说:“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又如《三辅黄图》卷3里记道:“武帝求仙起明光宫,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率取二十以下,十五以上,年满三十者出嫁之。”可见燕赵美女资源丰富,不仅得到民间社会认同,而且皇室也高度的认同。至于像“邯郸娼”,更是一时之选。以致《汉书》卷28《地理志》说这一地方,“多美物,为倡优。女子弹弦,游媚贵富,遍诸侯之后宫。”可见,邯郸不仅是文人墨客的销金窟,后宫佳丽也多来自这个地方。

隋唐以来,有关“燕赵美女”的咏叹仍不绝于书。李白《魏郡别苏少府因北游》说“魏都接燕赵,美女夸芙蓉。”王维《赠成文学》说:“身为平原客,家有邯郸倡。”梁柳恽《赠吴筠》说:“远游济伊洛,秣马度清漳。邯郸饶美女,艳色含春芳。”甚至到了明代,仍有文人对“燕赵美女”念念不忘。如刘澄甫《美女篇》里说:“燕赵富美女,窈窕多清扬。”又如陈继儒《珍珠船》里所说的“天下有九福”:京师钱福、眼福,屏帷福,吴越口福,洛阳花福,蜀川药福,秦陇鞍马福,燕赵衣裳福、美女福。“美女福”仍然在燕赵,可见“燕赵美女”的影响之深远。

除了“燕赵美女”享有盛誉外,汉唐时期,长安、洛阳地区也出美女。如陆机《拟东城一何高》中就说:“京洛多妖丽”;又如隋代卢思道《美女篇》里则称“京洛多妖艳”。直到明代胡应麟著《美女篇》,仍大为感叹:“长安出佳丽,宛洛多名姝”。汉唐时期,两京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汇聚全国佳丽,也在情理之中。

那么,南方的情况如何呢?三国曹植《杂诗》中虽有“南国有佳人”之句,但这是一种泛指,历史上越国出美女也仅是对西施、毛嫱等个体的具体描写。而宋玉《登徒子赋》:“夫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这也是对一个具体美女的记载。换言之,彼时的南方,并没形成大规模的美人产地,只是偶尔出现一些非常美丽的个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