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身的旅程是孤单的幸福(游记)

作者:星子 / 摄影:星子

星子开始了独自走南闯北的生活。

2018年7月

星子报了古北水镇和长城的一日游,离开了女孩的陪伴,又回到一个人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沮丧。突然间又想到朋友说过的那句“不会有人能陪你到最后”。一个人久了,总觉着寂寞,但两个人久了吧,又厌倦了迁就。

北京的地铁还是那么挤,空气里交杂着湿汗、冷气和自己身上的香水味。星子探着手总算在一根柱子上找到了支撑点。她有点期待今天会遇到什么样的人,看到什么样的风景。黑夜笼罩下的长城,真的像一条灯带似的挂在山头吗?

导游是个短发的假小子,二十出头的年纪,爽快的嗓音介绍着一天的行程安排。望望四周,所有人都成群结伴,或是姐妹或是情侣或是家庭。打招呼的热情是没了,那就好生歇着倒时差吧。

约莫两个小时,大巴停下了。下车,凉快!度假村一样的地方,仿古的建筑终归比那岁月沉淀下的古屋少些底气。水泥紧紧地粘住瓦片,蒙上尘土的木窗半开半掩,身着五颜六色衣衫的游客穿梭在古镇的小道上。跟着王导快步走过不平坦的石砖路,去往坐乌篷船的码头。虽说是“乌”篷船,这艘靠岸的小船只是形式上的做个样子,黄橙橙得悠悠驶来。

低头进入船蓬,穿上救生衣,船夫摇橹这就向前划去。在北京烤了几天火炉,突然这几缕清风徐来,水波兴起,顿觉清爽。两岸的风景,和国内多数古镇景色无二:垂柳、流水、木船、石桥和瓦房。同船的还有一家五口:外公外婆,妈妈,两个小男孩儿。星子坐在船头,一边听着老爷子叨叨救生衣的重要性,一边侧身望着被船头劈开的河水。星子倒是耳根子清净了,没有同行家长的唠叨,没有劳累同伴的抱怨,这时才感慨一个人旅行也没什么不好。

远远的,星子瞧见了岸边的大字招牌:桥头糕 步步高。知道这就是导游口中的特色小吃了,船也将要靠岸了,暗自盘算着下船就赶紧去排队,免得等太久。脱了救生衣,下了乌篷船,疾步走向小木屋。得嘞,前头已经十来人儿了。树荫巧妙的避开了星子,拥搡的人群里又不便撑伞,只能眯着眼低着头刷着微博等候。估摸着和南京的糕点是否一样,一样是一大块米糕夹层豆沙芝麻之类的玩意儿。十几二十分钟过去了,才出炉了一锅,长队开始挪动。她瞧见别人端着个白酒杯大小的小纸杯,杯子盛着伞装的桥头糕。到星子了,她仿佛拿着胜利品似的端详着这丁点儿大的米糕:雪白的糕体,顶部铺着些许干果。一口下去,外皮焦脆内里弹软,枣仁儿和葡萄干带出果干那浓缩的甜味。要论最讨喜的,还是底部烫烫的红豆沙,本是噬甜之人,怎能抵抗这甜甜绵绵的豆馅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