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佩孚与曹锟的真实关系:分歧始终相伴,只是未彻底决裂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一百一十五):君子宁可沉默而不燥言,宁可笨拙而不取巧。

在北洋史上,有两对搭档最令人称道,分别是“北洋之虎”段祺瑞和“小扇子”徐树铮,以及“保定王”曹锟和“玉帅”吴佩孚。关于段、徐两人之间的关系,徐树铮死后,段祺瑞对后人有言,每年拜祭也要有徐树铮的牌位。而曹锟和吴佩孚的关系,似乎也是“始终信任弗渝”。曹锟也确实曾说过“无子玉无以至今日”,甚至在直奉战争时对吴有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兄弟虽亲,不如自己亲; 你要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孙运开也曾有载“自元年起至民国二十七年曹病逝,二人始终维持生死刎颈之交”。

其实,李良和周彩玲也认为“吴佩孚的成功与失败,都与其上司曹锟有密切关系,凭借吴对曹的绝对忠诚,以及曹对吴的绝对信任,两人以北洋军第三镇一师兵力起家,屡败强敌,最终得以入主京畿”。马永祥亦认为吴佩孚早年对曹锟“萧规曹随,亦步亦趋”。不过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绝非如此,涤清曹吴之关系,对于看清北洋跌宕起伏的宦海大有见地。曹锟早年随老头子的挚友徐世昌经略东北,麾下第三镇北洋军驻地为长春,当时吴在吉林驻防,曹锟要用东北地图,自己亲信内竟找不出,只有吴佩孚有,因此吴才保全营长职位,其后调任第三镇副官,但曹锟仍不喜欢吴,师部会议经常不让其参加。

但是,转机发生在民国二年汤芗铭督理湖南。曹锟的第三镇北洋军驻防岳州,毛遂自荐的吴佩孚,被汤芗铭点名要收归帐下,对曹称吴为了不起的人才,要借任其为旅长。曹锟没有答应,在民国三年,提拔吴为第三师第六旅旅长,所谓的“受曹锟之特知,保升第三师第六旅旅长”并非如此。民国五年一月, 第三师奉命入川,“先驻纂江,二月调泸县纳溪作战”。滇军遇上颇有“死战精神”的吴佩孚,旅长陈礼门战死沙场。此时,曹锟也想在纳溪立功,以博封妻荫子,不想让部将吴佩孚全占风光,却因为轻敌被困,幸得吴佩孚率领一千余人孤军驰援解围。吴佩孚得以代理北洋陆军第三师师长,嘉封三等男爵,晋中将衔。不过战事结束后,吴并未因胜仗得到优待,还是在曹锟手下当差。

来源:兔大圣公社
为您推荐
阅读推荐

张作霖的奉系集团军,曾经控制了北方6个省,那么拥有多少兵力呢说起民国时期的...

大雪节气是是二十节气中冬季节气,这个时候下雪的几率更大,降雪量也开始加强,...

细数起来,波兰人恐怕是欧洲各民族最多灾多难的一个,历史上数次被瓜分,经常经...

“感恩节”起源于北美,最早是由移民到马萨诸塞的清教徒为感激印第安人对他们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