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做菩萨手中那朵莲——河西走廊溯游

从成都一路向北去河西走廊石窟,高铁是最便捷的交通方式。第一站我们停留于广元,然后是天水、兰州、武威、张掖,火车一直行进于两座连绵山脉之间的狭长地带中,感觉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山顶积雪,这时候就真切体会到河西走廊这个词的准确。当年的信徒就是由蜀道北去陇西,沿着这条走廊,一路跋涉,一路朝圣。

河西走廊历来是佛教东传西归的重要通道。除了我们熟知的敦煌莫高窟、榆林窟、麦积山石窟和广元千佛崖石窟之外,沿途还散落着许多小而美的石窟,它们在佛教艺术史上同样占据一席之地。

麦积山石窟 本文均为 刀哥 图

回首来时路,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天梯山石窟的大佛与拉梢寺崖壁上的持莲菩萨。

天梯山石窟——劫后余生的大佛

武威,古称凉州。在唐代边塞诗人的笔下,它是一曲苍凉而悠远的“凉州词”,王之焕就曾写下千古绝唱:“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在佛学东渐的年代,它是高僧鸠摩罗什译经十七年的圣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就是在这里译就。而天梯山石窟的开凿,更是为中原带去了石窟寺修建的“凉州模式”。

天梯山石窟也称大佛寺,位于武威市城南约50公里的天梯山上,最早开凿于东晋十六国北凉时期,距今已有1600余年历史。公元439年,北魏灭北凉,有3000余名凉州僧人随流民迁至平城(今山西大同),也有部分僧人向西去了敦煌一带,他们同时也带去了“凉州模式”的佛教石窟开凿风格。

昙曜这个名字听上去是否耳熟?他正是当时流亡平城的凉州僧人之一,后来主持开凿了云岗石窟16~20窟,史称“昙曜五窟”,成为云岗石窟中最为华丽壮观的佛窟。敦煌莫高窟130窟中的盛唐大佛,其造像风格与天梯山石窟的大佛极其相似。这些都表明,天梯山石窟的确影响了后世石窟的开凿。有不少学者都认为,中国石窟的影响过程应当是由天梯山石窟始,逐渐延续至云冈石窟、龙门石窟和敦煌石窟。

来源:澎湃新闻网
为您推荐
阅读推荐

作者:圣保罗奥根姜维更喜欢寺庙里的宁静而非络绎不绝的游客贪婪的祈福。冬日里...

清晨,尚在睡梦中的张锦松在阵阵鸟鸣声中睁开惺忪的睡眼,一阵清风扫过绿叶送来...